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吴勇 2021-05-13 19:11:25

【华广观察】拜登欲缓和中美关系?

美国的缓和信号是策略性的。只要美国不能平等对待中国,不能接受中国崛起,以“竞争”为名执意对中国打压遏制这样的政策基调不变,就决定了缓和是有限的。

华广网5月13日讯 题:拜登欲缓和中美关系?

作者 周忠菲

百日执政之际,美国总统拜登于4月28日在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演说,在对外政策方面,拜登继续瞄准中国与俄罗斯。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对中国的攻击出现减少的迹象。拜登表示,美国不愿与中国为敌。此后,拜登本人、美国国防部长与美国国务卿分别发表有关缓解中美紧张关系、继续执行一个中国政策的讲话。

有评论称,拜登演说显示美国拒绝给中美关系“贴上新冷战的标签”,拜登政府正在为中美关系走向“进行新的型塑”,但也有人认为,美国不会放弃遏制中国。美国《华尔街日报》等媒体则聚焦拜登政府将展开“一代新政”,“软实力”概念及理论提出者、美国著名学者约瑟夫·奈预言,中美关系可能在2035年“进入向好周期”。

特朗普执政四年期间,对中美关系肆意冲击,造成的裂痕和伤害是巨大的。特朗普政府对中美关系的不负责任,尤其在涉台问题上,出尔反尔,逼近红线,可谓到了极点。现在,拜登政府重申美国执行一个中国政策,固然展现出缓和中美关系的一面,但就此判断中美关系紧张局势降温还是升温,还为时过早。就在几天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又重提台湾问题,表示美国将支持台湾扩大所谓“国际空间”。4月28日拜登在国会发表的演说中,也不忘继续抨击中国的所谓“专制体制”。

拜登入主白宫后,目前对华政策对特朗普政策“衣钵”的继承多于改变,对中国打压遏制的基调并未根本改变。其中固然有美国政治斗争的因素,但也说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不是例外。但无论如何,与前任有所不同的是拜登政府上台以来,毕竟释放了一些缓和中美紧张关系的信号,强调“激烈竞争”而不发生“冲突”。背后原因是什么呢?

其一,协调盟国、集合整队的需要。特朗普执政四年,在对中国大打出手的时候,对盟友同样也毫不客气地推行“美国优先”,奉行单边主义、孤立主义,在对付中国上美国与盟国缺乏协调、并不同调,让美国多少有些形单影孤。同时,在国际组织中,特朗普政府一不顺心就“退群”。这些在拜登政府看来,损害了美国的“领导”形象和“领导”地位,也削弱了美国对付中国的力量。拜登甫一上台即宣称“美国回来了”,并一再强调“美国传统”“西方共同价值”及“国际规则和秩序”,目的都是收拾被特朗普离散的“人心”,协调同盟、集合整队,同时回归国际组织发挥美国的影响,以利再战。而在对付中国问题上,美国与其盟国的利益并不全然一致。这些,拜登政府都需要时间来协调。

其次,要缓解自身矛盾问题,重修内政、修炼内功。美国金融资本主义积累的社会矛盾和发展问题在防疫不利冲击下大爆发。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内部一团糟制约着拜登政府对外力量运用。因此,拜登百日施政演说,内政与提振美国经济成为重点也就不足为奇。“担忧中国”不能代替重整经济,而重整经济为的是与中国竞争。因此,拜登及其团队提出重振经济的方案,重点是鼓励国内加大对技术的投资,在人工智能、半导体、5G技术、网络设备领域等方面,通过强化与中国的竞争,实现美国领先。但另一方面,中国是美国最大贸易国,与中国的关系于美国经济发展息息相关。从这个角度,与中国竞争,对中国打压,但又不能彻底搞崩。这些拜登政府也需要时间拿捏分寸。

其三,美国的军事存在不能取代东亚协调机制。奥巴马时期强调经济一体化和单一货币要有美国的政治领导。特朗普时期否定全球化,推行庞大的印太战略,将巩固美国在印太的军事存在作为重点。这导致在恢复美国与亚洲经济关系方面,出现美国国内政治与经济利益错综复杂,至今还理不出头绪的局面。未来,拜登政府要兑现“美国保障亚洲和平与繁荣”的诺言,将面临严峻挑战。特朗普废掉TPP,现在亚太国家成立了RECP。美国担忧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但汇率机制、人民币国际化等因素相互影响,关联度越来越大。美国要在强化美国亚太军事存在与提升美国外交和经济能力之间实现平衡,绕不开与中国打交道,而不能仅仅依靠美日同盟。这些,拜登政府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空间来掂量,不能贸然把中美关系一下子作死。

尽管出于自身的需要,也是着眼与中国竞争,拜登在百日执政演讲中对中美关系释放了一些缓和信号。但美国发出的信号仍闪烁不定。拜登在国会演说中,拜登淡化了特朗普政府将矛头直接对准中国的进攻性风格,重提一个中国政策, 全程不提台湾、新疆、香港,但突出美国的“人权”外交与西方价值观。布林肯将中美关系表述为“对抗性、竞争性、合作性”,好像比较中性。但紧接着,美国又在台湾问题上旧调重弹,声称“将支持台湾扩大国际生存空间”,“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同时,继续延续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在南海、台海、东海刷军事存在感。

这些都表明,美国的缓和信号是策略性的。只要美国不能平等对待中国,不能接受中国崛起,以“竞争”为名执意对中国打压遏制这样的政策基调不变,就决定了缓和是有限的。中美都是全球重要的大国,中美关系事关世界和平发展,美国这样对待中国,对待中美关系,无疑是背离当今世界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的。(本文作者系上海台湾研究会研究员)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

夫妻大片免费播放器